ju111net官网:倾一世温柔,不为倾城,只为你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4 17:48
  • 人已阅读

  性命如莲花,污浊的是灵,虚无的是魄。做个身心俱安的男子,置信,置信人间,总有我该修篱种下的菊。心爱的,百年后,那一朵花开的光阴,可否等我,一起老去?――西岭雅竹    ―― 题记      目下,北国仍是绿色满眼,北国早已进入了盛夏 笼络人心时节。   北方的冬季,冷起来那会叫人胆寒。零下十几度的天色,咆哮的冬风会叫人瑟瑟发抖,嘴里呼出的气落在口罩上,发梢上,会马上成冰。可是本年的冬季,好像较客岁暖,到如今最高气温仍是零上,明天的最高气温是9°,最低也惟独-7°,太阳照在房子里,会让人觉得扎眼的和顺。这是否是与那一年同样的暖冬?   明天是周日,因为颈椎问题,一夜未睡好。   虽是初冬的晚上, 但太阳的光辉已绝不怜惜的倾注进来。   隔着窗帘照在广大的床上,让人觉得有点热。对着阳光,慵懒的我伸伸懒腰,深呼吸,沉寂了一会儿。走下床,来到窗户前,扒开一层窗帘,只留下那层薄薄的窗纱,来遮住太阳那耀眼的毫光,鸟瞰了一下窗外,喔!窗外一片明丽,虽是周日,小区里却异常的平静。也许大多数的人们都和我同样,想好好的哄骗这休息的光阴吧。   揉了揉惺松的睡眼,饮下一杯清茶,再次苏醒下晕沉发胀的脑壳,重又回到床上。随手拿起摆放在床头的书,这是好朋友躯壳寄来的《寥寂的青花》,作者也是我们的配合挚友“西岭雅竹”。早就青睐雅竹的笔墨,也常去她的空间拜读,那清爽淡雅、又略带伤感的朴实的笔墨叫我甚是喜爱。因了喜爱,便迫在眉睫的翻开,先是看别报酬她作的序,再看她的后记,因而,雅竹斑斓的身影翩翩向我走来,我早已张开度量等候与她相拥!   成长在水乡鄱阳湖畔的她,与千年瓷都景德镇,仿佛天生有着不解之缘,因为一泓苍翠的昌江水?仍是倾城极致的青花瓷?她喜爱青花,贪恋青花的静雅,清爽和明丽 ,于素净中透着不动声色的妖娆,单纯里显示出绝世狷介的孤傲。从青年走到中年,从青纯走向妖娆,雅竹坚定了她的文学创作之路,在笔墨的天空,等候,跋涉,耕种,收获……她越来越斑斓。   淡泊 添油加醋娴静的气息中,听她讲述着本身的表情本身的故事,我时而为之欣慰,时而为之激动,时而又低眉不展,时而又无语泪流……   她如许为我们描绘着:   “心似琉璃,这世上的十足斑斓都将是我最深邃深挚的留恋,静守日月,此人世也将在我的柔情下出落得静美如斯。翻开一个暗语,让内心里的一些杂质,逐步的溢出,让一些柔暖慢慢沁透,留一世欢颜,任分离或相遇的剧目绚丽入场,而我,兀自悠然。”   是的,有些人,不需要姿势,也能造诣一场惊鸿,正如雅竹。到此,我多想穿梭整个都会去看她,学她安于炊火沉身街市商人的美好与淡泊 添油加醋。“ 性命如莲花,污浊的是灵,虚无的是魄。做一个身心俱安的男子,置信,置信人间,总有一朵我该修篱种下的菊。”   年光向晚,不外岁月沉香。   阳光越来越暖, 倦了,合上书,微微的,起家,走下床。   对镜服装 ,整顿一下干瘪了的容颜,趁便也整顿下无头的思路。决定扫除卫生,为的是从头焕发下本身的光彩,也湿润下久已枯燥了的空气,这一次,不开音乐,因为少了一份表情。这个周末,好似一场惊梦!   然后,继承坐在这里,心神合一,走进笔墨,品尝孤傲,回想着渐渐飘远的一些旧事,如她亦如我。旧事悠悠……若水?如烟?似风?毕竟是个男子,善感也多思,伤感之余,好几次都未能阻拦住眼窝儿里,那冰冷凉的珠儿滚落上去。   那年,那月,那光阴,已悄然流逝。   那情,那爱,那相思,已婉转了千年。   故事流转了千年, 有些等候展转了几世。   故事里的故事,老是分分合合,有时悲悲切切,有时也妙趣横生。同样幼稚的我,也在等候那个清影回回身来,等候于灯下相拥,树下相依,桌旁相聚……缘起兰舟,眼里饱含的依旧满是相思绵绵。纵一刻,也千秋!那落寞的回想,今仍然 依据缱卷在我的脑海里:只忆得,那是浅秋的一个日子里,小雨霏霏,缠绵悱恻。最后握手分离的那场景,那是一场,倾城沦陷的美,我不敢转头,匆匆的脱离,回身投入路边熙熙攘攘的人流中。   今后,与心相伴的惟独寥寂孤寂,也惟有如此。   读着书,思考着本身的点点滴滴,写下属于本身的表情笔墨。目下,表情与笔墨合为一体,在这个阳光扎眼的晚上,心中勾起对对旧事的回想,难免滋生了些许的痛苦。然而,我仍然 依据置信,有阳光普照的日子,再孤寂的心,也会变暖的。柔滑软软的,不为倾城只为你,你在心上,我心亦温暖。倾一世和顺,不问什么时候相见,不论相聚无期,今生无憾。我的心,将永恒浮现一朵花的姿势,猛攻,心底的那份浪漫,永不忘怀!永恒,永恒!心灵与笔墨相通,有些分不清哪句是雅竹说的,哪些是本身所想。   人生,早早晚晚,不外一聚一散;   (糊口),年年岁岁,不外一来一往。   终于,我从雅竹的话语里,贯通到了糊口的真理,再次找到了强烈的共识!   一个小时过去了,浑然无私,头虽然还有点晕,但一向不觉得累。   差不多了,到此吧?在心里悄悄提示着本身。未起家,转头, 先看一眼,常日里喜爱的那些花花草草,已几天不切近、侍弄了?常日里,昂头翘首的它们,今儿,竟悄悄地蹙眉不展,低着头儿。哦!心爱的们,一定是很渴了吧?怎样不像以前那样错落有致,凹凸有序了?是否是在责怪我?心爱们,等我,这就来倾尽我局部的热忱,来不遗余力的呵护你们,绝不保存。   一花一世界,一木一浮生;一念一喧嚣,一笑一尘缘……这潇洒的世界,老是在恬静的背地轻歌归纳着。   人生一场, 爱,很容易,但始终不渝,最难得!愿倾一世和顺,不为倾城,只为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