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111net官网:夏日听雨声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7 22:38
  • 人已阅读

  夏日听雨声   最妙的是夏日听雨了。听雨历来是一件雅事,有诗为证:“闲梦江南梅熟日,夜船吹笛雨潇潇”。“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”;“留得枯荷听雨声”。   初夏时小雨霏霏,若隐若现,似断似续,轻轻的,柔滑的,还带着几分春季的温情和绸缪,?女般的羞涩,娇情。酷暑的雨则气度得多了,忽而狂风大作,忽而电闪雷鸣,坐在家中有时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浓厚的黑云轻飘飘地压上去,压上去,直压得人喘不外气来。陡然,一个焦雷在头顶炸开,抑或一连串闷雷从头顶上滚过,哪才真叫惊心动魄。夏末呢,又差别了,淅淅沥沥、滴滴答答,宛如多情良人的眼泪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了,也说不定什么时候才收住,让人厌烦中认为若干缠绵和留恋,每每勾起人莫名其妙的难过和伤感,惹得人心中凄凄惨惨的宛如失意的诗人似的不酣畅。然而,我最爱听的还要算夏夜的雨了。薄暮,白日的炎威一点一点地退尽,夜的安谧和清冷渐渐地从处处合拢来,几丝爽风从窗口飞进,吹得人满身舒展,轻松。一盏清灯下就着杯中半盏新茶,细细品味着古人的诗句,窗外草丛间不知名的小虫儿奏出的小夜曲隐约的可闻,而心却在千百年前徜徉。猛然,一种奇特、异常的感觉袭来,把人的身心同时慑住。侧耳谛听,不觉怅然:是雨!先是雨脚在远处款款地走着,渐渐地近了,沙沙沙沙的,响成一片。因此便放下书,纵情谛听这美好的天籁之乐。   最勾起我相思的是在黑龙江糊口时的夏日。赶着四套牛车,慢悠悠地行走在一望无际地麦田地里的机耕路上。烈日四射,麦穗灌浆,麦浪?L?L,苍翠似海,一派画情诗意。突然,乌云压顶,雷电四闪,一阵轻风刮过,紧迫着风牵着雨扫了过来,摧枯拉朽,横扫实足。一会儿,风静雨停,云散阳出。老牛悠悠地像无事似的,却淋漓精致地洗了个直爽澡。赶车的我与跟车的他淋得像个落汤鸡,却被面前的现场惊得木鸡之呆:大片的麦子倒伏,弯了腰;道两旁的白杨树折杆断枝,一片狼迹,惨绝人寰,雨前雨后冰火两重天,那场面真是惊心动魄。   在这闷热的大伏天里,写下了对夏雨的感触,也是对上山下乡这特定的日子的纪念。   相关专题:雨 顶一下